莫枭枭枭

砍号重来。
半养老状态。
文笔奇差,努力向上。

【哨向】命悬一线[二]

与张新杰稍微亲近些的人都知道,他选择霸图是为了韩文清。
霸图的风格是出了名的军纪严肃,其中多数建筑设计充斥着冷冽的金属光芒。残酷的训练和淘汰体制,造就了它强大的战斗力。
韩文清年纪轻轻就坐上了霸图军区上将的宝座,作为联盟首席哨兵之一,以凶悍果决的攻击和铁血统率力著称,与嘉世军区的叶上将齐名,哪怕对于实习学员来说都是神一般的存在。
被天降救星一时冲昏头脑的张新杰并没有反应过来,鬼刀为什么会陷入狂暴状态,为什么会出现在霸图的辖区,以及区区失联竟惊动到需要韩文清亲自出马。
审查员合上文件,恢复了公事公办的态度,“这里还有一份审核组的通知,您的审核已经及格,分数两天后会公布在个人终端和军校公示栏上。”对方推了推眼镜,放缓了语气,“对于您受袭事件,军区深感抱歉,这也是我们管理疏忽,作为补偿,高层管理决定为您开通一张有效期为一个月的总部通行证。”
总部通行证,几乎是所有初出茅庐的年轻哨兵向导们梦寐以求的东西。进入总部就意味着可以参观塔的最尖端科技,与高等军官们近距离接触,对于日后的学习和毕业后的升迁也具有强大的优势。
这样一来张新杰便意识到,这张通行卡就是总部的封口费。他生性机敏思维缜密,隐约升起自己无意中被卷入了一场高层的机密事件的猜测。
这件事情,真的是鬼刀引起的吗?

眼前的世界时而清晰又时而模糊,吴羽策想伸手揉揉眼睛却无力动弹,其实就算有力气,四肢也已经被锁环牢牢固定在躺椅上,他很疲惫。
哨兵的感官很少像现在这样迟钝。他听到模糊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甚至对方已经走到身边,吴羽策才缓缓移过视线,看清来人后极轻地笑了下,那双狭长凤眼微微眯起,这是他能做出的最防备和讽刺的姿态了。
“李轩。”虚弱沙哑的声线,没有任何尾音回响,空落落的两个字却勾得对方心脏微痛。李轩隐约明白心底突然涌现的微妙的满足感来源于什么,将他保护、囚禁起来,让他眼里只有自己,使用一切向导的权力去支配他,占有他。
身形高大修长的向导微微俯下身,掐住对方线条锐利的下颌,避开那双充斥着怨恨的眼神,在颈侧轻柔落下一吻。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发现的。”他伸手抚过吴羽策白嫩耳垂上镶嵌的深红耳钉,如同爱侣般低声呢喃。“我知道你不想听我解释,没关系,我们还有的是时间。”

【哨向】命悬一线[一]

一道锋利阴冷的光在他鼻尖前端掠过,如果张新杰退避不当,此刻他已经被削断了半张脸。鬼刀不负盛名,乍看是一招收势,太刀刃上仿佛淬了毒的森冷光芒却不曾熄灭,那种仿佛连刀尖都要漫上曼珠沙华的诡异美感,更是危险到了极致。
张新杰退了一步便生生刹住了脚步,他深知对于鬼刀而言,退避反而只会立刻致死。破釜沉舟,他只能迎着刀尖全力推开精神结界,音浪似的轰鸣将鬼刀重重一压,吴羽策受了冲击,空洞的瞳孔颤抖了几下,转瞬间却又恢复了死水般的神情。
精神攻击收效甚微,反而是张新杰硬撑着控制结界,却险些被反噬。大脑仿佛被那太刀狠狠剜了数十下,疼得他冷汗直流。甫一交手身上便已经被剖了好几道口子,这样下去他绝对会被摆脱压制的鬼刀斩成碎片。
结界碎裂成光点散入夜空,刀光和杀气幻化成铺天盖地的网,骤然压下。
——已经…来不及了吗…
张新杰在头痛欲裂中瞥见一抹灼眼的红光,比榴弹炮还要猛烈的爆炸,在漫天的光华中干脆利落地断了鬼刀的攻势。
血快流干了。
——是那个人啊…

“姓名。”
“张新杰。”
“身份。”
“霸图军区一号塔向导组实习学员。”
“请详细叙述遇袭过程。”
张新杰抿了一口放在手旁的温水,缠着绷带的手不太好控制,肉眼可见地微微痉挛。
“实战演习的时候…”
同组的哨兵在据点C附近失联了。张新杰本来想联系审核组却发现信号无法连接,研究地形的时候猝不及防被鬼刀截了胡。
审查员略一点头,若有所思道:“狂暴状态的哨兵周围有磁场,会扰乱电波。塔发现你的联系被阻断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故,专程…派了韩上将前往侦查。”
端坐在桌前苍白虚弱的病患听到“韩上将”三个字,耳根竟悄悄红了起来。

跪求凹凸的文手大佬们起点最起码押韵的,朗朗上口的应援词

LD:


金——神说这个世界要有光,于是便有了金
格瑞——一抹温柔藏匿于眉宇之间,一把烈斩助你叱咤江山
凯莉——她是坠入大海的一颗流星,我们将用一生守护
凯莉——魔女嘴角微勾的邪魅绢狂,化作琉璃焦糖于唇齿绽放
紫堂幻——若你终归黑暗,我便为你挡尽尘埃
紫堂幻——一抹桃红的幻影,也有绽放光彩的一瞬
嘉德罗斯——我愿化作狂风,守你一路成王
嘉德罗斯——这世间无人拥有比您更璀璨的光亮,我愿俯首躬身为您加冕成王
安莉洁——我愿用毕生守护你的梦想,以及你那如冰的般纯美的圣光
安迷修——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雷狮——踏碎星辰,我愿化身雷霆万钧为王的征途阔野无疆
艾比——您拥有殷绯如玫瑰般的眉眼,以天使的羽翼洒满人间
莱娜——你的倾世白眸,有着无法撼动的忠诚
帕洛斯——我自愿被冠上共犯的罪名与您一起在谎言中共舞
帕洛斯——我愿成为您身后的影子,与您一同坠入


琉璃焦糖凯佬,殷绯如玫瑰的艾比,倾世白眸莱娜,一群从玛丽苏剧场跑出来的都是谁啊啊啊!莫名其妙的修饰词,不必要的堆砌出这么尴尬的话,连最起码的押韵都做不到刷出来真的好吗?


应援词的关键不应该是押韵,朗朗上口,简单好记吗?这些话刷出来真的不会尴尬吗?就算现在只有凹凸世界的人知道这些词,自家人尴尬也无所谓,可是还有b萌啊,你们确定要在大众面前刷这个?


跪求各位大佬们想点好的,咱们凹凸画手又多又棒这是不容置疑的,可是文手们也不赖啊,随便想几个就比这种几年前玛丽苏小说的感觉要好的不知道多少倍了

瑞嘉车·ABO

花了很长时间写的,但是还是感觉哪里不对。
反正以后有心情改了就重发吧。
链接放评论里。